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angguo805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这几天重视脚了  

2006-11-25 17:47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从十八号开始,我终于对脚重视了。
   大概还是在暑假的时候,晚上睡觉时,觉得右脚跟的尖有点不舒服的感觉,因为没受过什么外力的作用,也没有什么内在的顽疾,就把这点不舒服没怎么放在心上,有几次因为咽喉发炎时,就顺便问一问医生,说是跟尖炎,消消炎就会好的,没多大问题。我也以为会过几天就会好的。可事情没我想得这么简单。几个月过去了,这脚跟尖还是照疼不误。虽然不是那种大疼,但是,一种明摆着的疼的感觉一直牵着我的神经,比方说晚上睡觉时,别的事情都想完了,这时脚跟就来提醒我了:“你怎么把我忘了,你都在想别的,可从来没想过我呢!”便觉得隐隐着痛起来。时间一长,它老提醒我,我也不好意思呀!索性去做个检查。
   就这样,一拖就拖到了十一月十八日,算起来还真有一点时间了呢。到医院后,先是拍片,再是抽血化验。
   下午三点多钟拿的结果。影像所见:“右踝关节组成诸骨及跟骨未见明显骨质病变。”初步诊断:“请结合临床处理。”化验报告单是这样写的:尿酸,结果272,参考值:150—500;类风湿因子,结果12.32,参考值:0-40;抗链"0",结果44.8,参考值:0-250。这两个结果说明都没有问题,都在允许值的范围内。医生看了结果,说:“如果觉得疼,先用电疗治一段时间再说。”我同意了,就这样,开始了一个疗程(十天)的电疗。
   中医康复科有两个女医生,一个姓杨,一个姓聂。这几天,我一直都由她俩治疗。先是用电针。杨医生用两根针扎患处的附近,聂医生则用三根针扎患处,其中有一根是直扎疼处,等针扎进去后,再通电,要有电打的感觉。开始通电时,电流较强,有难受感,慢慢地就会适应了。打完电针,还要用电进行表皮刺激。两块带电的小皮板放在患处,然后通上电,一阵阵就像被铁锤敲打。
   进行治疗以后,每天医生都问我:“好些了没有?”对医生说没有好些不好意思呀,那不是医生蛮差吗?只好说:“有好转。”我一直治了五天,见我每天都是那句话,聂医生知道进展不大,就捏我的疼处,我说:"哎呀疼,难受啊,"她说:"这样不行,应想另外的办法,要用小针刀把患处疏松一下。"我听了,要动刀,差点流出汗来。就说:"这还要到荆门去做吧。"聂医生说:“我们可以做的。”我差点小看了聂医生。当然,我说到荆门去做,也是想推掉动刀,因为我尝过刀的滋味,真不好受。没办法,只好治疗。
   我扒下后,聂医生就开始为我做了。我扒在床上,眼睛看不到脚,就算看得到也不会看。所以,只是感觉到一次次针扎的疼痛,一次次药棉擦试的凉爽。当桌上的器械盒响一次,我的心就要绷紧一次。垃圾桶里已丢下了七八根带血的棉签。我的双手紧紧地握着,不知有多长时间。手术做完了,我两手心都是汗,鼻梁上也感觉滑滑的。聂医生叫我休息了一会,为我开了一盒药,我一巅一巅地走出医院,坐环城回家了。
   聂医生临走时,聂医生还叮嘱我,这两天这只脚不能打湿。意思很清楚,不能洗脚了。只能用毛巾擦前面的脚背脚板。哎哟,我可是个臭脚哟!
   没想到回家后,妻子不仅不嫌脚臭,还用她那带着体温的毛衣把我的脚暖和地捂了起来。我也不时地用手摸摸。唉,从来没想到过,平时只顾脸的我,现在也重视脚起来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