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angguo805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吴老师走了  

2008-01-09 21:13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吴老师走了

 

吴老师走了,时间是08年1月1日凌晨,享年73岁。收到亚芬发来的讣告,我于1月3日到荆门一医殡仪馆参加了吴老师的追悼会。

吴老师是我创作的引路人

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刚从高中毕业,因高考不第回家务农,不久就当了大队民办教师。因学生时代一直是文艺活跃分子,教书之余,看许多音乐杂志。开始练习爬格子,写完后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寄出去。当时,知道荆门县文化馆有一本《荆门文艺》刊物,我就将自己所写寄给县文化馆。

没想到,我还收到了回信。给我回信的人就是吴修龙老师。从此,我与吴老师在书信中认识了。如果仅从我写的那些作品的质量而言,吴老师是完全可以不理会我的。因为,当时写的东西实在不敢恭维。我仅仅是凭当学生时参加过几次演出,曲艺方面的知识一点也没有,仅然写曲艺寄过去。可是,吴老师却对我关怀备至,回信中还对我说:“你的基础不错,如果再多加修改后,作品就很好了”,收到回信,我高兴万分,又连夜修改后再寄过去,吴老师又回信说:“经过修改,质量比原作有了很大提高,将留着备用。”看了吴老师的回信,我很激动,有时甚至睡不着,躺在被子里自个儿偷着乐,想像着自己的作品会变成铅字时的那种幸福。就在吴老师对我这样一次一次地鼓励中,坚定了写下去的信心。1981年,我的处女作《公社的金银山》在《荆门文艺》上发表。我的名字终于用铅字打出来了。

打这以后,写作的劲头也就大了许多,一会儿写个快板寄出去,一会儿又写个对口词,下一回再来个湖北大鼓,忍不住了又写个相声段子,后来还突发奇想地写歌词,写曲子。也许是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原因吧,我一点都没想到天有好高、地有好厚,因为这种小猫钓鱼式的办法,是怎么也搞不出个名堂的。可是,看到我寄去的稿子后,吴老师总是耐心地看,认真地给我回信。他提醒我,搞创作最好先从一个方面入手,而且建议我要订份杂志,认真学习,他还告诉我说,有一份杂志叫《音乐生活》就很好,不妨订阅看看。

订了《音乐生活》后,我才发现这确是一份很好的杂志,仅以歌曲而言,每期就有一首歌曲修改的实例。通过学习,我的收获很大。以后几年,我就一直订阅这份杂志。

倒是经过认真学习《音乐生活》,使我在理论知识上有了长进后,我才悟到,吴老师那么多次将我的作品留着备用,是怕伤我的自尊心,是在鼓励我啊!

吴老师是我做人的楷模

从与吴老师书信认识到真正与吴老师相见,是过了八年以后。

1987年,荆门市音乐家协会成立,吴老师给我来信,说已吸收我为荆门市音乐家协会会员,通知我去参加成立大会。也就是这一天,我才面见了恩师。看到恩师,一身朴素的打扮,有点弯曲的脊背,一副慈祥的笑容。见到我说:

“你是继军吧?”

 “是的。”我说。

“你这几年进步很快!所以把你吸收我会员。”

记得当时,我连感激的话都没会说,只是一个劲地点头。这一次我才真正认识老师,要师比我的父亲还要大五岁。难怪对我无微不至地关怀,他是把我当儿子看的啊。

在以后的交往中,吴老师更是让我敬仰。由于经济大潮的诱惑,有的人下海,有的人经商,可吴老师却爱着他的事业,不为时尚所惑。他竟然白手起家,创办了荆门市的第一份音乐刊物《新歌》。当时,《新歌》仅是一份用油印机推的折叠式的歌刊,仅有两尺长左右。但它却倾注了吴老师的心血。为了办好这份刊物,有多少休息时间,吴老师都在为之忙碌啊,

现在,《新歌》已经长大,长成了《音乐铃》。这些年来,吴老师也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在呵护它。对我们这些学生,他更是以身垂范,身教重于言教。当我们取得成绩时,告诫要谦虚谨慎,学无止境;遇到困难时,要乐观向上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面对当前的文化困境,吴老师总是充满信心地对我们说,不要被眼前市场经济大潮中夹带的人心浮躁、物欲横流的现象所迷惑。我们要看到主流,看到光明的一面,文化的春天不久就会到来。

在吴老师的影响下,作为教师的我,常常以工作为重,以学生为亲,以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荣。少用心思去考虑什么“钱”啊后的,这样,也能感受到工作的快乐。

吴老师这么快就走了,我感到很内疚的是,与老师相识相交近30年,我却没有好好地到家里去拜访过,有时去了,也是匆匆又匆匆,吴老师留我时,总是说忙啊忙的,没有好好地坐下来长谈。这次,吴老师住重症病房,我随音协主席团去探望,也只是在床前站了站,甚至连的叫声他听到没有都没知道。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即使这么重的的病,吴老师还在对我们这些来看他的人说,不要紧,很快就会好的,回去后还可以辅导学生,还可以为《音乐铃》作编辑。当时,他的鼻孔里正插着氧气管,说话已经很吃力了。也就是这一次,竟成了诀别!

吴老师,我这么不孝的学生,你能原谅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